• <tt id="cx5q6m"><legend id="cx5q6m"></legend><dl id="cx5q6m"></dl><select id="cx5q6m"></select></tt><address id="cx5q6m"><label id="cx5q6m"></label><b id="cx5q6m"></b><kbd id="cx5q6m"></kbd><thead id="cx5q6m"></thead></address><blockquote id="cx5q6m"><kbd id="cx5q6m"></kbd><li id="cx5q6m"></li><dl id="cx5q6m"></dl><select id="cx5q6m"></select></blockquote><ins id="cx5q6m"><strike id="cx5q6m"></strike></ins><select id="cx5q6m"><u id="cx5q6m"></u></select>
      1. 首頁 >  網絡實名

      36個特殊工種-手握一滴水

         36個特殊工種登上烽火台,俯瞰被黃沙侵蝕的戰場。轟隆的戰鼓聲和將士們的怒吼聲從天邊傳來,在空曠遼遠的天地間回響。我的心,靜如湖面,漸漸泛開一圈圈的漣漪。一滴水,被我緊緊地攥在手心。對我而言,這滴水,就是我的整個世界。

      一滴水,在漫漫黃沙中,少了一分清澈,多了一分渾濁﹔少了一分甘甜,多了一分苦澀。那不是一滴水,而是一滴淚。

      仿佛還是昨天,一匹瘦馬、一個包裹和一把長刀就是我的全部行囊。我喝過黃河的水,看過黑山的落日,跋山涉水而來,只爲替父從軍。花木蘭,我把這個名字從千裏之外帶到了這裏。戰場,無疑是刑場,一個個鮮活的生命,或被逼,或自願,或無奈,來到這兒。他們只有兩個結果——活著回去,尚可承歡膝下,聊盡孝心﹔死在這裏,與黃土做伴,化爲漫天風沙中的一粒沙子。在這個彌漫著鮮血、悲傷和絕望的地方,我度過多少個無眠之夜,思念從四面八方湧來,死死地糾纏著我,讓我窒息。我輕輕地問自己,這值得嗎?雖然長發被绾起,換上男裝,可我終究還是一個需要被爹娘寵愛的女子,我不想要戎馬生活。時間在掙紮、痛苦和思念中逃走,當白皙的肌膚變得像幹涸的土地一樣,當柔嫩的雙手長出厚厚的老繭,我意識到,自己已經無路可逃了。十年的青春驟然消逝,我什麽也沒剩下,只有手中的一滴眼淚,它是我生命的全部。

      水,無聲地滑下,浸潤了肆虐的黃沙﹔淚,悄悄地落下,暈染了閨閣中蒼白的絹帛。我緩緩地攤開手,那滴眼淚就靜靜地躺在我的手心,陽光從四面八方湧來,在手心裏折射成無數個世界。我似乎看見坐在門外盼望我歸來的爹娘,看見對著我的紅裝暗自垂淚的阿姐……那一切,都蓄積在這滴眼淚中。

      我猛地一個趔趄,“啪”的一聲,淚滴墜地,聲音是如此之輕,我卻聽到了心碎的聲音。刹那間,我的整個世界支離破碎,碎片被風沙吹散到空中,消失﹔或滲進黃土,不見。

      一滴眼淚,折射十年好容顔﹔一捧黃土,埋葬多少英雄命?

      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我透過指縫凝望大漠的太陽,刺目的陽光讓我睜不開眼,又是一滴水。我已沒有力氣再留下它,最珍貴的一滴已經被命運一時的玩笑——伸腳絆了我一下,十年如一瞬,我的世界就像那滴水一樣永遠消失了。

      失去一滴水,一個趔趄,已經足夠……
      

         破繭成蝶,當人們看到這個詞的時候總會不由自主地聯想到醜陋的毛毛蟲變成五彩絢麗的蝴蝶,誰人想到,破繭尚成蝶,蝶卻非五彩。
        大自然是奇妙的,它能給予你一切,但並非會給予幸運。
        蟲寶寶們出生時,都是一樣的,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全身綠綠的還毛毛的,醜陋至極,但長輩們卻說:“我的孩子們啊,不要自卑,我們一族擁有神奇的能力,你們長大後,可以化繭!可以成蝶!自此一生五彩斑斓!何其幸哉!”
        是啊,由醜陋至極到五彩斑斓,能夠絢麗一生,何其幸哉。蟲寶寶們好自豪,我們擁有偉大的生命,神奇的能力。
        于是,滿懷希冀。
        日子一天天過去,蟲寶寶們一天天長大,愈發躁動不安,躍躍欲試。可長輩又說了:“化繭需要巨大的代價,過程之漫長,疼痛之錐心刻骨,忍受不了就會疼死在你自縛的繭裏啊,到時哪來的五彩,連醜陋的綠色都不再擁有,化繭須慎!”這可怎麽辦啊?蟲寶寶們急了,原本以爲輕輕松松,現在卻得知並非如此。生命的代價,五彩的絢麗,值嗎?賭嗎?
        生命誠可貴,但五彩的誘惑太大了。不少蟲兒都選擇了化蝶,他們,要絢麗的人生,要翩翩起舞。
        黃道吉日,常青樹下,拜別親朋,誓死作繭,只希不自縛,曆經磨難得甘甜,五彩破繭翩然舞……
        黑,無窮無盡的黑;疼,錐心刻骨的疼;時間,卻流逝得如此緩慢。度日如年,亦或度秒如年。白色的繭,一動不動,始終看不透裏面的情形,好奇之蟲由天天來此觀之幾天一次、幾周一次……
        身子,好像不痛了,再扭扭,啊!光!我成蝶了!我的五彩!幾只繭破了,其它的卻毫無動靜,或許,他們還在苦苦掙紮,或許,他們早已永墮黑暗……
        “嘿,你可真漂亮!”“你也不差啊!”“我呢,我呢?”焦急興奮的聲音順風入耳,“你?醜死了,還不如當初爲蟲的時候呢,蝶兄蝶妹們,我們會族裏報喜去吧,別理這醜八怪!”
        “醜?不,不會的,我是蝶了!我是曆經磨難破繭而出的蝶,36個特殊工種是五彩美麗的!”一只神色茫然的蝶跌跌撞撞飛到河邊,一看倒影,五雷轟頂。是了,它是一只枯葉之蝶,色如其名,毫無生機,難看至極。
        聽,遠處誰人唱:
        化繭自成蝶,蝶有千千種,百年孤寂爲何受?錐心之痛爲何忍?蝶非蝶,葉非葉,到頭終究一場夢……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24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9 2001